Justformyself

冷cp爱好者/银魂十级学者/专注分享我自己

  又看见他在体育馆外转悠,

  我走过去,拽了拽他的手臂,让他进去。

  他看看我,又把头底下。

  我不知道他到底在闹什么别扭,抬脚踢了下他小腿。

  他也回踢我一下,但还是低着头一副委屈极了的样子。

  真不进去?我又问了他一遍。

  他晃动起身子,两脚交换着摩擦地面。小石子划过灰色的水泥地,脱出一条煞白的道子。

  你是不是有病?我有点气急,怼了他肩膀一下。

  他身子向后倾斜了一下,双脚交错向后迈去,想是被我推了个趔趄,又像是他自己随便的摆动。

  你到底来干嘛?我失去了全部的耐心,准备随时离开结束着莫名其妙的对话。

  嗯……他加大了身体扭动的幅度,拧巴着身体看起来像是打了结的绳子,被风来回吹动。

  我受够了他这幅不知所谓的样子,转身准备离去。

  对不起!

  什么?我诧异的扭过头去看他。

  我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,竟然有一天可以接收到这家伙发来的道歉讯号,我看向他妄图再一次确认。

  显然这家伙并不想再说一次。

  没听到?那算了。他站定看着我。

  这个画面一定很诡异,两个人对视却相互无言,其中一个还保持着歪着脖子的奇怪状态。

  气氛尴尬。

  我觉得我该说些什么,可是,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想我道歉?

  如果你是在为下午把老师气走的事道歉的话,你不应该对我说吧……

  不,不是为了那件事?

  那是为什么?

  今天下午发试卷的时候,其实你的卷子就在最上面,但是我最后才发给你……

  所以你是在为这么无聊的事道歉吗?_我忍不住打断他的话。

  …………

  所以……你还想说什么吗?

  周六你有空吗?

  干嘛?

  那个……你知道那家店吧,照大头贴的那家,之前我有拍,然后贴在了墙上,不知道被谁撕掉了……那个店主要我再去照。

  那你问我干嘛……

  你要不要一起去。

  不要。

  哦。

 


  我知道是谁撕掉了你的大头贴,本来要“作案”的我,眼睁睁看着一个人撕掉了它,贴在了自己的本子上,她还很可爱的对我做了一个嘘的手势。

 

  你知道吗?你好好拍照的样子还蛮好看的。

  你肯定会知道,但一定不会是我告诉你的。


  诶!你有没有看到xxx啊!

  有啊!

  她在哪啊?

  她在我书包里。


  诶,你知道吗?昨天放学xxx说你在他书包里。

  …………

  他是不是喜欢你啊!

  不会,他瞎说的。


  我有去问xxx诶,他果然说不喜欢你啊。

  我不是都告诉你了吗?你还问。


  放学一起走啊。

  不要。

  为什么?

  被人看见会说你喜欢我。

  哈?我喜欢你,我又不瞎。

  我知道!所以不要跟你一起走。


  你不要在跟xx来往了哦。

  我没有跟xx来往。

  我看见你跟他说话了。

  他考试抄了我几道题,所以跟我打招呼怎么了?

  不怎么!但是有人喜欢他了啊。

 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呢。

  他都不喷香水了!

 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呢?!

  你说过不喜欢他身上的香味!

  那是我跟你说的,我又没跟他说,更何况那么熏人,别人跟他说了也不一定啊,跟我有什么关系。

  那万一他听见了呢!

  你到底有没有话说!

  放学一起走啊!

  不!要!


  我很喜欢那条小路,走过幽暗的巷子,一出口就能看到你家。

  我偷偷的走了好几回,“偶遇”过你一次。

  我假装想避开你,又故意弄点动静出来生怕你看不到我。

  你向我跑过来,拉掉我书包,甩在自己身上,一边叫我的名字,一边向前跑。

  我忍着笑在后面追你,吵吵闹闹。

  到校门口,你把书包丢给我,我在后面说你有病,说你变态。

  你怂怂肩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
  你是不是喜欢xxx啊。

  没有。

  你肯定喜欢她。

  我不喜欢xxx,她长得那幅样子,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她。你有病啊,总问我,我就是看她又蠢又笨,跟个肥猪一样,才逗她!

 

  他声音很大,大到刚从教学楼门口出来的我都听到了,大到在场几乎所有的人都能听到,所以我收到他们或同情,或嘲笑,或看热闹的眼神。

  如果有地洞,我一定要钻进去。


  可惜,没有。


  我和他认识在一场考试中,刚转学的我,分到跟他一张桌考试。

老师趴在我耳朵上小声说:别让他照你抄。


  之后走读班又有机会一起上课,我对他印象很不好,他却总喜欢逗我,我也曾经怀着一颗“或许他喜欢我”的小心思,故意找机会跟他来往。不过,那一天我知道了答案,当时我很想哭,可又觉得太丢人,一刻都不想待下去。


  诶……

  喂……

  你……

 

  我很自然的就学会了无视他,不管他说什么,我都贴着墙边赶紧离开。

 

  后来有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他,再见到他已经到了初二。

  他吊着手臂,用红布包着。身边围了好多人问他怎么了。我偷偷的往人群里瞄了他一眼,他笑着说了些什么,目光移到我这边的瞬间,快速的移走了。

  我想,我们这辈子的交集就结束了吧。


  再后来他退学了。

 

  比学校早些知道的应该是我。

 

  留校值日的一个傍晚,我去水池洗拖布。正看见他站在哪里,还是歪歪斜斜,吊儿郎当的站姿。

  没有人的水池边,我和他,我有点害怕。

  准备逃走的我,被他叫住了。

  xxx,你过来。

  我脱着拖布走过去,他抢过我手里的拖布,洗了起来。

  这一次换我盯着脚尖,踩小石头。

  一会,放学,一起走。

  不要。

  他笑了一声。

  把洗好的拖布递给我。

  谢谢。

  我要不念了。

  啊?

  我要去干点别的……

  干什么?

  你知道的,那个厂子。

  嗯……

  夕阳顺着窗子把人影拉的老长,我转着手里的拖布杆,我有好多想说的话,却张不开嘴。

 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,我听见同学在教室里大声喊我的名字。我没有提起拖布,跑回了教室。

  那天晚上我哭了很久,边难受边骂自己没出息。

  在之后的很久,我都没有在见过他。


  高一的夏天,我同学爱上了轮滑。放学之后总喜欢拉着我去新修的广场上滑。对于重心很不平稳的我来说,轮滑无异于要命。我坐在花坛的外沿,看她风一样嗖嗖从我前面滑过去。

  突然,左臂传来一阵凉意。

  偏过头,就看见一根冰淇淋贴着我的手臂,顺着向上看,就瞧见他叼着冰淇淋,眼睛笑得弯弯的。

   你怎么在这?

   我拿过冰淇淋,撕开包装袋。

   他从花坛里蹦下来,坐到我旁边,胳膊推了我一下。

   我还是不理他,使劲的咬着冰淇淋来掩盖激动到发抖的手。

   你到底来干嘛……

   我指了指轮滑的那群人。

   他看了一眼,又发出了那天一样的笑声。

   你呢?你来干嘛……

   遛弯。说着他站起来,拍了拍裤子。

   我走了。

   嗯。

 

   在那之后,我经常去那个广场,遗憾的是一次都没在碰见过他。

   直到夏天快结束了。

   广场禁止了轮滑,我和同学坐上出租准备回去,车子刚一起动,我就看见他从广场走出来。

   他也看见了我。

   他慢慢的举起手,对我挥了挥,嘴里似乎还说了些什么。

   我也对他挥了挥手。

  

   高二分班后的一周,一位曾经的同学不知道什么原因开始欺负我。不管我跟他理论过几次,他都依然如此,沉浸在欺负我的快乐中。一边挑衅我,一边笑着在我身边转悠。如果是现在的我,不撕烂他的嘴,我都把名字倒着写,可是学生时代的我,敏感又胆小,只能哭哭啼啼。

   持续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,在某天放学,我遇见了从台球厅里出来的他。他解锁汽车的时候,我刚好从哪里路过,解锁后发出“滴”的一声,吓得我叫了一声。

   他叫了我的名字。

   我看到他的瞬间,就哭了。

  


    “你是不是有病,你把人家眼镜掰断了,不用赔得吗?

     他说抢你卷子,你都说不给他抄了。

     呵,你又不是没抢过。

     我抢行,别人不行。

     你神经病吧。”


    不是吧,大姐,这就吓哭了。他在身上摸了半天,只掏出一块皱皱巴巴的纸巾。

    没用过,真的没用过。然后就往我脸上怼。

    最后他还是去仓买买一包心相印的纸抽给我。

    到底咋的了,你说说吧,都哭这么久了,可行了吧。

    我断断续续的跟他说了个大概,他照我后脑勺就一巴掌。

    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怎么还这么完蛋。

    嗯,我是完蛋,我不完蛋的话,你都那么说我了想我还能跟你说话!

    诶,怎么扯我身上了!我可没欺负你啊!

    怎么没有,那次教学楼门口,你骂我胖……

   那你说你胖不胖吧!

   那得看跟谁比……

   那可不是吗?得看跟谁比,跟奥尼尔比,你肯定瘦。

   滚!

   我跟你说啊,你要是在瘦点,肯定就有对象了。

   你怎么知道我没对象。

   咋的啊,你有啊。

   有啊

   又是那个熟悉的笑声。

   我抬脸看他,他伸手使劲了掐了我脸一下。

   你!

   我早就想掐你一下试试了!

  

  他送我回家之后,再也没人欺负过我。

  厂长不是白当的。


 

  我很讨厌无意义的社交,三四年不见的人,对彼此毫不知情,却因为曾经的同窗情谊被迫装着亲热的样子。我真的很不喜欢同学聚会。

   这是我上大学之后,第三次高中聚会,前两次我都没去,秉承着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的想法,我硬着头皮去了。

   大概这就是命运,我和他又见面了。

   他比之前成熟了很多,笑着对我说:年底请工人吃点饭。

   他们结束的早,等我们散场的时候,饭店离打烊也不远了。

   几个男生喝得有点醉,还说要去ktv。这种情况下,我赶紧先把自己摘了出去。

   那个我先回去了啊,我家里人给我打电话了。

  

   晚上十一点,很显然,在一个县级市这个时间段打车并不那么容易。所以,我很顺理成章的上了,在外面等我的他的车。

   虽然他对等我这件事矢口否认。他的理由是,他出来把车送去暖库,刚好碰到打不到车,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,才打算送我回家。

   我回应给他一个假笑。

  

   上学那时候,你为啥总不让我送你回家。

   那你为什么要送我回家。

   上学那阵,不都送对象回家吗?

   我也不是你对象啊。

   那送一次没准就是了呢。

   不要脸啊你,你不是嫌弃我胖……

   得得得……这事还没完呢……你还记得呢?

   这事我能忘,我都气死了好不好!

   我也没忘……诶呀,那时候不都喜欢瘦得跟小鸡崽子似的吗?那人家冬天都一条条,后来我才知道,她们冬天都不穿棉裤,谁像你啊,捂得那么严实,里三层,外三层的。跟老北极熊似的。

   你给我停车!我要下车!坐你车还得接受人身攻击啊,我不坐了!

   这不开玩笑你的吗?你还真生气啊!

   不好笑!

   我错了,我错了,那我跟你说个好笑的吧

   嗯?

   我啊……我吧……我呢,我那时候吧……那时候喜欢你,但是吧,那时候他们对象都那样,你知道。烫个头,画个妆,走路劲劲的。你呢,就那样,穿校服,短头发,走路还总绊倒。那时候不都爱面子吗?人家女朋友都那样,让你……你就太像个学生了。

   放屁!那时候本来就是学生啊!

   是是是,你现在不也是吗?你还上学呢吧。

   是啊,上学。

   你看……对吧。

   那天,就是我不念的前一天,我去找你。之前咱俩不是好久都没说话了吗,那之前我胳膊不是折了吗?我就想,那天我送你回家,然后你要是答应跟我处对象呢,我就接着念,你要是不答应,我就不念了。但是你,就不让我送你回去,然后还跑了……

  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送我回家,然后再说呢。

   那时候不都流行吗?我就想我也得这么干,那时候就是犟。

   我得谢谢你。

   为啥?因为我喜欢你啊?

   滚吧,喜欢我人多了!我说xx那是,那个男的。

   啊,他啊。你跟我说实话,那时候你到底有没有对象?我后来打听了,没听说你处对象啊。

   你猜……

   猜个屁,赶紧说。

   没有!

   艹!那你为什么说你有啊。

   因为不想被你看不起,你说我没人追我什么的。

   你……你……我跟你说,咱俩这好姻缘都让你糟蹋了。

   谁跟你好姻缘啊!我说过我喜欢你吗?

   那你不喜欢我吗?

   你有什么值得我喜欢的?

   那可多了,最起码大半夜的给你收拾你擤鼻涕的纸,都够你喜欢我的了吧。

   滚吧!什么半夜,不要侮辱我的清白,晚课九点半,多说也就十点,怎么就半夜了!

   是是是,你说的对,上去吧。

   嗯,谢谢你了啊,大发善心送我回来。

   别客气啦,走啦。

   注意安全。

   直到他开远,我才想起来,或许该问他要电话号码。

   果然我们也许只是有缘罢了。


  

  


 


weibo只要夫妻钱的问题、养孩子的问题一出现,就有一些人把zg拿出来说事,我实在不理解,您是除了zg就没有别的优点了,还是您给人生完孩子,那孩子就跟您没关系了?

还有人家夫妻爱怎么生活怎么生活,人家觉得好,轮到你来骂了?

要不是为了追星,我真的不愿意打开微博,分分钟智熄

邪簇tag最近真的挺可怕的,隔三差五挂一个,隔三差五挂一个,别叫同人圈了,叫挂人圈好了🙃🙃

退了退了,再也不敢看了。


我比较好奇一件事情。

以前女子的三从四德,

那是糟粕,是旧时代对女子的迫害,

那现在xx教你女权、女权应该这样做

是不是新时代的“三从四德”,

还是女人给女人定的那种。


“冷漠路人”又要被骂了。


  J是一个很不错的人,才华横溢,嗓音动听,在很小的时候就出来做偶像,可是星途艰难,初期因为一场事故,告别了演艺圈。

几年沉寂,再比以前优秀百倍的基础上,才重回了演艺圈。可世事艰难,加上事故的后遗症,让他举步维艰,好在身边有前辈提点,算是小小的站住了脚。

  J在节目里不止一次提起过Y,Y正当红,可惜二人没什么交际,J说最想结交的Y,如果不能跟Y做朋友那就再也不交朋友了,综艺效果而已,谁都没放在心里。

  Y从来没有公开回应过J的示好,二人不在一个圈子,从未见过面,甚至连共同的朋友都没有。

  缘起于一张照片。

  Y的公司对艺人形象管理很严格,出道好几年Y才开通了INS,而这几年J也不再是以前的J了。

  J跟别人合开了公司,半退居到了幕后,还投资了一家潮牌,Y的同事买过那家很多东西,也po了不少照片,J从来都没点赞过。

 

  那天,Y穿了同事的裤子,J不仅点赞了还截图发到自己的各种账号上。

  J关注了Y,但是Y很久之后才回关了J。

  J和Y突然多了很多共同的朋友,在其他人的INS上总能拼出两个人同场的画面,可是有趣的是,两个人从来都不传彼此的照片,只是默默给对方点赞。

  Y以前爱穿正装,尤其是出席活动,不管场合正式与否都打扮的一丝不苟,但是那一天,他穿了一件休闲T,活动结束之后还摆了一个他平时不太会摆的pose。

 

  同一天,J活动彩排,穿了同Y一样的T,摆了和Y一样的pose。

 

  炸了。

  Y和J谁都没出来解释一句,只剩粉丝在空中凌乱。

  J手下有不少合作的艺人,在那段时间里,他们都关注了Y,J的好兄弟,点赞了粉丝做的cp图。

  核爆。

  J在国内巡演的最后一站给Y过了生日,因为Y生日的时候J要去国外演出。

  Y出演J的节目,J全程零互动,连看都没看Y一眼,然后第二天跨年趴却是在一起跨的。上一秒Y手里拿的还是酒,下一秒酒就换到了J手里。

 

Y和J的大亲友出去吃饭,po的照片不知道是谁拍的😏

  …………

  直到Y恋爱了。

  J的大亲友取关了Y,J也不再给Y点赞。Y的INS再也看不到关于J和J亲友的一切消息。

  本以为这会是结局……

  直到Y和J的一个朋友一起看了一场电影,直到Y主动给J做宣传,俩个人最好的时候Y都没给J做过宣传。

  J的巡演Y去看了,全程跟“太太团”在一起,太太们po了很多张Y的照片,大屏幕上的J和坐在下面的Y。

  结束之后,大家聚在一起拍照,Y不在。J也只拍了一张就找不到人了。

  不想再猜他俩是什么关系了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Y的恋情要走到头了,他恋人最近出了很多大事,Y都没有出来站台,不是分了,就是要分了。

 

 

从明天起,我决定做一个男装大佬,不浪费自己将近180的身高。


最近大家好像都很喜欢用“从善如流”和“好整以暇”。
真的好些年没见过这么大量使用了,我几乎看五篇就会有一篇在用。
不论使用的准确与否,我都觉得这类词过于“文邹邹”,放在现代文里怎么都觉得有点别扭。

连起来看,还挺有感觉的。